澳门人看台湾:没被污染的风景,才是一个城市的真正魅力

作者: 时间:2020-07-22B漫生活924人已围观

澳门人看台湾:没被污染的风景,才是一个城市的真正魅力

近年来,保卫小潭山及鹭鸟林,反对西环湖建夜市,不满桃花岗被刬平,澳门人的保育意识突然增强不少。这种公民成长,这种对自然生态、草根文化、公共空间的关心与着紧,反映了澳门人对城市发展的什幺看法?这个大议题,或许可以从台湾旅行风谈起。

这几年,港澳人很流行去台湾旅行。传媒关于台湾的各种报导与资讯,亦在倍数增加。悄悄地,多年前曾经一讲台湾就要谈到议会打架并马上皱眉头的港澳人,突然对台湾趋之若鹜:去台湾书店感受文化气息,去台湾夜市体会庶民风情,去花莲台东欣赏大自然之美,都为人津津乐道。

港澳人对台湾的观感是如何变化的呢?是台湾改变了,还是我们看台湾的目光改变了?

对台湾的负面印象

90年代,我在台湾读书。当时,不少赴台升学的澳门学生回澳都要面对亲友的批评:「台湾怎幺那幺不文明,立法委员一天到晚打架?」「台湾的市容髒髒乱乱的,有点像广州!」「台北的交通很恐怕呀!」「台湾的房子都很旧呢!」简单归纳一句:台湾又乱又落后!

当时的我,正享受台湾校园生活,并觉得台湾无论是出版业、学术气氛、社会运动、文化气息都比港澳要好,但对于亲友的负面评价,我也百词莫辩──当时台湾正在盖捷运,交通很糟,台湾也没有像港英政府那种满口流利英文的华人官员,而政局又的确有点混乱。

90年代末,我毕业后回澳工作。由于临近回归,当时澳门毕业生倾向到内地升学。我当时上一个电台节目,与不同地方的留学生谈异地学习生活,主持人让听众打电话来询问升学情况。我很记得,当晚打来问台湾情况的学生非常少,而对内地有兴趣的则佔大多数。主持人私下说:澳门人升学捨台湾取内地真的是个趋势了。

然而,此一时彼一时,大概在七八年前,澳门再吹赴台升学风,留台学生数字逐年回升。同时,台湾成了港澳人的短线游热点,而众多的旅游节目与杂誌,亦把在中正纪念堂(现在是自由广场)、阳明山、西门町以外的台湾面貌介绍到港澳。一时间,我的那些从不对台湾特别有兴趣的朋友突然爱上游台湾,有专门去逛书店的,有寻访特色咖啡店的,有热爱夜市小食的,有探索中南部或东部城市的。他们总在去完台湾之后如数家珍,说去了什幺有趣的地方,似乎比我这个在台湾生活了四年的人更熟悉台湾。

从陈水扁到《流星花园》

这个转变非常有趣。

首先,台湾的确有改变。在90年代民主化之后,台湾政界经历打打闹闹,而陈水扁竞逐连任时那两颗子弹,更把港澳人对台湾式民主的负面印象推上高峰。然而,后来马英九上场,台湾进行第二次的政党轮替,而且和平得很,而议会文化亦有所改善,殿堂上不复当年暴力。自此,港澳人对台湾政治改观,甚至悄悄羡慕起他们的民主发展。

另外,90年代末的台北进入捷运时代,交通与城市面貌焕然一新,令游客对台北好感大增。

功不可没的还有流行文化。《流星花园》的空前成功,F4的红透亚洲,掀起台剧风潮,令港澳年轻人嚮往。流行音乐人如周杰伦、台湾电视节目如《康熙来了》等亦攻陷华人市场,接着的《海角七号》又令台湾电影起死回生,这流行文化的魅力对年轻一代的影响甚大。台湾文化,突然变得很潮很年轻。相反,香港影视文化却在迅速老化。

儘管台湾有变,但更有意思的,似乎是我们看台湾的目光变了,对于何谓美好城市的看法不同了。

曾经,我们用香港的标準看台北,觉得台湾没密集的高楼大厦,没那种极度拥挤的所谓繁华景象,台北似乎不够现代化,甚至有点土。但近十年,这标準渐渐改变。很多人喜欢台湾,就是因为她有时的「土」;因为她「土」,因为她不够「现代」,也没经历香港的「地产主义」,因此没有对传统及草根的城市文化赶尽杀绝,容得下在很多大都市缺乏的人情味,找得到充满草根味的夜市,保得住传统老舖及老旧书店。

20年前的港澳,人们盲目相信城市现代化,夜市或老书店纵然可爱,却不值得大书特书。今天,我们却坚信夜市或老书店是衡量一个城市是否优质的重要标準。

另外,港澳人也对文化越来越多重视。儘管近年有实体书店倒闭,但台北至今仍是书店文化最佳的华人城市。有中产气息的诚品连锁店,有屹立不摇的唐山等旧书店,有女性或同志书店等主题书店,很多元化。就是在东区或师大附近的咖啡店,也有摆满各种书籍的。至于台湾的大小美术馆,亦质优量多,近年发展文创,也稍有成绩。

但在20年前,港澳人衡量一个城市的好坏,似乎是有没有很多银行与高楼大厦,而非有没有文化气息。

第三点也很关键的,就是港澳人渐渐对拥挤的大城市生活厌烦,而爱上台湾在闹市外的自然风光。近的,去北投住一间特色的温泉酒店而足不出户;远的,去花莲台东看花看海,体验「慢活」与绿色生活,并住进一间雅致民宿,而非国际连锁酒店。这种接近自然、亲近庶民的生活,在港澳都不易找。

而很多人越来越察觉到,曾经令香港人引以为傲的维港密集建筑群,其实没给香港人提供优质生活,而澳门引入大量外资与赌场,亦未必提升我们的生活素质。当我们发现城市生活其实剥夺了人与大自然的关係,被美好自然风光包围的宝岛,就成为一些港澳人的心灵避难所。

台港澳对城市生活的反思

当然,过去十年多旅游业的迅速发展也是台湾受欢迎的原因。以现在的旅游业规模,已经不满足于只介绍中正纪念堂与101大楼。从小食到书店,从温泉到民宿,市场需要大量台湾资讯。

然而,在这旅游热背后,是港澳人对台湾从轻视、重新认识,到讚不绝口的一百八十度改变,这带来很多关于城市发展与城市文化的启示。这20年,台湾自然有不少进步,而港澳人的价值观转变亦甚具意义:终于,从四小龙的情结走出来之后,经历过「地产主义」的毒害,经过几波保育运动之后,香港人对台湾的喜爱反映了对城市生活的反思。

至于澳门人,在赌业与旅游业的高速发展下,亦失去了以往休闲的小城生活。爱上台湾,其实亦是对澳门城市生活──如缺乏文化气息、自然环境买少见少──的不满所致。

过去20年,台港澳都经历剧变,其中很重要的,是大家不约而同地对城市发展作出反思,不再盲目追求发展,不再执着于经济数据──这亦是一个全球趋势。而在这方面,虽然台湾在环境及文化保育上也有其自身问题,但起码,台湾为内地港澳都提供了相对好的示範:一个优质城市,不应该是以有多少跨国企业与高楼大厦来衡量,而一间民宿、一个夜市、一间独立书店、一片没被污染的风景,才是一个城市的真正魅力所在,因为那代表了一个城市的生态与文化的永续发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