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长照法更要健康

作者: 时间:2020-06-14O生活图949人已围观

长照法于2015年5月16日通过立法院三读。这是因应台湾迈入高龄社会的重要立法。

个人从一年多前到任台大竹东分院开始,就想要实践「健康不生病,生只生小病,小病不变大」的三大健康理想。针对「健康不生病」这个目标,我们要达成的目标是,必须努力想方设法让老人健康不生病,努力让老人家远离医院,而不是被动地等到老人家生病了才送到医院来就医。因此,我透过向几位企业家的当面说明得到了一笔捐款。利用这笔捐款,我们主动出击来为一家竹东镇上的老人养护中心,聘请了物理治疗师与护理师,并请竹东分院的老人科、内科、精神科医师,药师、营养师,到安养中心裏面去为老人家提供各种医疗照护的专业服务。我们的目标很简单,就是希望我们的主动介入与专业上的努力,让住在裏面的老人家能更健康、更少生病,更远离医院。

过去一年,我们发现有许多老人家营养不良、热量不够。去找原因才发现,原来老人家一天吃五餐,每餐喝300cc牛奶,1cc热量1卡,共有300卡的热量。只是如果老人家健检检查的结果,白蛋白不足的话,就应该要增加热量。如果要多喝牛奶,老人家会因为喝不下太多牛奶,导致没办法增加热量。当然改喝1cc热量2卡的牛奶,是增加热量供应的最好方式。只是这种特殊牛奶很贵,一瓶就要五、六十元。养护中心无法负荷。我们知道这个状况之后,决定由我们来出这笔费用。每个需要的老人家一个月刚好要一箱。几个月下来,老人家的体重已经开始增加了。我们所提供的物理治疗,也让许多老人家的活力更好,职能治疗也让老人家透过活动而更有精神。透过护理师与药师的努力,减少了许多老人家的重複用药,我们的努力有了初步成果。

有朋友问到,养护中心既然自己也有聘用这些医疗人员,那为什幺不能作到这些事?

的确,每个安养中心都有这些人员,但是他们是天主教团体,有公益性质所以收费低、住民也多。人员经费都很拮据,根本无法作到深入的健康照护。评鉴结果之前的确不尽理想,但这不也正是台湾絶大多数养护中心的写照吗?事实上,养护中心如果作得有品质,那许多目前为了照顾家中的父母亲而苦恼的子女们,早就该把自己实在无力照顾的长者送去养护中心了。但是目前的现状,却因为养护中心的照护品质仍然许多值得改进的地方,如果真的把长者送去养护中心的话,就几乎等于是子女不孝。

我们在过去一年半,对社区健康营造与养护中心主动介入的过程中发现,养护中心裏的老人家的心理快乐指数,比住在自己家裏的老人家的快乐指数,来得明显的高了不少。很多同仁立即可以指出,这是因为住在养护中心裏的老人家有许多老人家作伴、有许多人说话,不会感到寂寞。这也是养护中心明显的优点。只是由于照护的品质不佳,让许多为人子女者不敢,也不愿意把家中照顾困难的长者送到养护中心去。

目前的健保制度,是等这些老人家生病住院看门诊才给钱,却不是努力维持他们的健康,让他们不生病。投注在老人的疾病预防、健康促进与慢性病管理的资源太少。在现在全民健保制度之下,医院是被动地等着老人家生病之后,再来为他们治病,却不是主动地去维持他们的健康,让他们少生病、不生病。

我们认为这个制度必须修正,在面临已然到来的高龄化社会的现在更是必须修正。昨天通过的长照法,仍然是20年前建立健保制度时的被动思维。最重要的是我们要让老人家「健康不生病,生只生小病,小病不变大」,而不是等到他的健康大坏,再来寻找长期照护的资源,再来设法分担大家在财务上的压力。

台湾目前的健康照护资源的分配必须修正。但没有足够的証据,很难让目前的健保资源作任何更动。所以我们透过向企业家与朋友的募款,直接主动投入、立即开始行动。我们预计投入三年的努力之后,再来向健保署証明目前的健保资源的配置错了。我们应该要把更多资源投入老人的健康维持与健康促进,以及疾病预防,而不是把钱花在老人生了肺炎或尿路感染之后,为他们买一支1000元甚至是2000元以上的抗生素。而且更重要的是,如果我们能証明不必投入庞大资源,就能让老人家更有活力、心理也更开朗,甚至还能更健康,为健保省下更多医疗支出,那我们在这个养护中心所建立的照护模式,就可以让更多养护中心也来採用。

我们的梦想是,希望透过我们的努力,透过健保资源的小小重分配与台大竹东模式的推广,在不久的未来,就可以让大多数的老人家用目前的收费价格,入住许多与社区医院结合,做好健康照护与健康管理的养护中心。老人家们就可以比住在家裏更安全、更有活力、心情也更快乐、更健康,让台湾成为一个快乐的高龄社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