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邓小平和陈云有被“夺妻之恨”他更甚…

作者: 时间:2020-06-14N校生活586人已围观

不只邓小平和陈云有被“夺妻之恨”他更甚…

邓小平(右)和陈云(左)都曾与中共党内官员有过“夺妻之恨”。(网络图片)

自由亚洲电台曾刊发特约评论员高新的文章说,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初的所谓中共第二代领导集体里,邓小平和陈云分别为事实上的“第一、二把手”,巧合的是此二人在中共马上打江山的年代即都曾与中共党内官员有过“夺妻之恨”。

邓小平一生有过三次婚姻,他的第一任妻子是张锡瑗,1930年1月因难产去世。他的第二任妻子是金维映,两人1931年2月在上海认识。

1931年7月中旬,邓小平和金维映从上海乘船,经广东汕头进入中共苏区,行前两个月,邓小平和金维映结婚。

文章说,1933年,邓小平因“右倾机会主义路线”问题而受到中共内部的整肃,金维映在由时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长李维汉主持的“清算”会议上登台揭露邓小平的“严重罪行”,继而乾脆对李维汉投怀入抱,其“爱情的果实”即是已经退休的中共中央前领导人李铁映。不过日后李维汉另寻新欢,金氏则落得和毛泽东当时的妻子贺子珍同样的下场,被以治病为名强行送往当时的苏联。

据公开资料介绍,金维映与邓小平离婚后,令邓小平痛苦万分,在邓小平生前,没有人敢在邓面前提“金维映”三个字;邓也只字未提金维映。

金维映1938年春被送往苏联,更由于“精神失常”而住进莫斯科郊区的精神病院。1941年秋,德军进攻莫斯科,金维映被砸死在精神病院内,时年37岁。

文章说,陈云的初恋对象也是被中共官员抢走。陈月英年轻时本是陈云的初恋对象,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中,陈云在中共逃亡的“长征”途中被派往莫斯科,不久陈月英便成了长征队伍里的中央纵队干部团政委宋任穷的妻子。而陈月英为宋任穷生下的女儿宋珍珍长大成人后又嫁给了陈云的二儿子陈方。

1936年,中共红军一、二、四方面军逃窜到陕甘苏区后,中共中央进驻了陕西延安。中共口头喊联合抗日,实质在大后方扩军,大搞武装割据、分裂中国。到抗战结束时,中共中央红军从当时的3万余人发展到八路军90万,新四军30万,中共一共有了120多万军队。

比夺妻之恨更甚

李锐曾任毛泽东秘书,李锐曾自曝邓力群总书记夺妻细节,致函赵紫阳、邓小平:我过去没有同邓力群同志共过事。在延安抢救运动时,有过一件与我有关的私人“恶性事故”。当年我也不想计较,说,“让他们好去算了”,还受到富春同志的批评。现在由于他的两面派作风,“左”的一套,四十多年来一以贯之,且愈来愈严重;由于他身居高位,便于上下其手,假公济私,以致不得不翻出这件旧案向你们报告,俾能察微知着。

一九四三年四月,审干时我因诬告被捕后,我的爱人范元甄(一九六一年我们离了婚)也被怀疑,她在中央政治研究室工作。邓力群是机关学委负责人,受命审查范。他乘人之危,向范讨好泄密,花言巧语,勾引通姦(他的爱人同在一个机关,有两个孩子)。事发后,不仅不听党的多次劝阻,且顽固坚持错误。由于恩来同志亲自过问,我于一九四四年六月释放,他还是狂妄地继续进行破坏。直到四五年一月,党不得不召开大会批判,指出他在这件事上显露出来的恶劣品质:“严重的政治错误,玷污审干”,“目无组织,破坏纪律,有恃无恐”,还钻党的空子;若干很坏的思想,“最尖锐的是狂妄的个人主义,导致明知故犯”。在会议上还充分暴露了他为人的言行不一,满口仁义,一肚盗娼(范后来同我谈过很多)。这五天大会的结论是杨尚昆同志做的,时间是一九四五年一月卅一日。范元甄随即下放到延安乡下,当乡文书。不料,在如此严肃的会议和结论之后,他仍偷偷跑到乡下,以丈夫名义同范同居一周(这是范与我复婚后告知的)。

一九四七年范在哈尔滨时(我在热河,我们已有了孩子),邓仍到范处纠缠,被范拒绝。现在我将尚昆同志做的结论送上,以证明邓力群目无组织的政治品质,以及阴一套、阳一套的思想作风,有其深刻的历史根源,今天因权位高升,更加有恃无恐,变本加厉。

中国古话说,“万恶淫为首”。中共落马的高官很多有“与他人通姦”的行为,或有“特定关係人”,其实中共从建党开始就乱搞男女关係。

相关文章